?
哈德良——一个深受希腊文化影响的罗马帝国的统治者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08-26     浏览次数: 次    

  哈德良(公元117至138年在位)于公元76年出生于罗马。哈德良家族是定居在罗马的一个富裕的西班牙贵族。在大西庇阿时代,哈德良的祖先就开始定居在意大利卡——距塞维利亚约5英里,是大西庇阿在西班牙军队中的一名“懦弱多病”的士兵。公元前206年,他本应该和大西庇阿的军队一起返回罗马,却被大西庇阿留在意大利卡,成为一名新的定居者。大约两百年后,

  富裕的西班牙贵族家庭和双重的地域背景为年少的哈德良提供了旅行的机会。“《奥古斯都史》中记载着这个未来皇帝哈德良的出生记录:76年1月24日出生于罗马,而非其父的家乡——西班牙南部的意大利卡……哈德良的出生地是罗马,这一点不容置疑”。除了哈德良外,他的父母、祖父母等均出生且成长于西班牙,哈德良的父亲因担任近卫军长官而离开西班牙。“哈德良小时候被人带到意大利卡,极有可能是与父母去那拜访”。

  当哈德良还只是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时,其父是帝国东方亚加利亚行省的总督,他跟随父母来到了东方的以弗所、士麦那和亚细亚行省其他古老而华丽的城市。九岁的时候,父亲去世,哈德良成为遗孤,被表叔哈德良收养。父亲去世时,在意大利卡和贝提卡留下了大量的财富。公元90年,14岁的哈德良举行了成人托加仪式。15岁时哈德良回到了意大利卡,因为“哈德良家族在意大利卡拥有生产橄榄的种植园”,他在此举行了家庭庄园聚会。这个年轻的贵族适合用这样的方式去了解他的祖先。“去行省旅行被认为很适合元老家族中的年轻人”,他们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作为支撑,在行省也有可走访的亲人朋友。

  然而,出生在皇帝更换频繁的时代,年少丧父,使哈德良几乎与生俱来就弥漫着忧郁的气息。作为一个出生于罗马的西班牙人,对于罗马,哈德良自认为是局外者;对西班牙,他又缺乏认知和归属感。回望过去,等待图拉真将其确定为合法继承人,但继承又充满不确定性。

  西班牙-罗马的双重地域背景及成长经历是哈德良犹豫不决、忧郁、脾气暴躁又温和的双重性格形成的重要原因。西班牙故乡——意大利卡希望哈德良继任后能给它们带去变化,而哈德良对他的故乡则没有太多的感情。继位为帝后,到处巡行的哈德良也没有再次回到故乡,由此可见其对家乡的冷落极为明显。

  回顾哈德良年少时元老院贵族嘲笑其西班牙口音的窘态,他想离开罗马又痛恨意大利卡的内在情感在无形中形成,他的这种冷落也可以被理解。“哈德良正值年少,首次在元老院读图拉真的来信时,其西班牙口音遭到元老们无情地取笑,日后虽然哈德良坚持练习拉丁语,但还是给他带去了更大的被嘲笑的风险……随后哈德良真正的激情转向研究希腊文化”。哈德良笨拙地演讲被同龄人和长官嘲笑,小喜图库大型免,他那不具魅力的外表也给他引来非议。

  图密善时期,90年前后,哈德良刚举行了成年仪式穿上托加。而此时的罗马帝国正有一种流行病在扩散。很多人因此死亡,如33岁的奥里利厄斯和他的妻子、昆体良的儿子等。哈德良很幸运在这次热病中幸存下来,但他的脸上却留下了疤痕。于是他开始学习希腊人蓄须,来掩盖被嘲笑的外貌,因此也愈发向往希腊文化。

  哈德良早期的仕途之路虽然一帆风顺,但也给他带来了另一种苦恼——图拉真人并没有明确指定哈德良为继承人。这就意味着图拉真其他的近亲都是哈德良的竞争对手。而哈德良对权力又极其渴望。哈德良的叔叔是一名占星术大师,在他童年时就预测这个小男孩将来会成功地拥有巨大的权利,培养了他对权利浓厚的兴趣。而要继续得到图拉真正的支持,就要采取正确的政治措施。既要确保得到军队和行省的支持,又不能失去元老院的信任。哈德良年复一年地维持着这种平衡,没有明确的未来。这种对权力漫长、孤独又不确定的等待,加剧了他天生缺少的温暖和安全感。

  祖籍为西班牙行省的哈德良虽然出生于贵族阶层,但早年丧父,寄人篱下,经历了漫长的继任之路,且罗马此前少有来自于行省的皇帝。这对哈德良皇帝的性格及兴趣爱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哈德良继任后将巡行作为其管理帝国的手段也跟其成长经历和个人素养相关。因此,要了解哈德良的统治风格和热衷于巡行的原因,就必须考察时代与人文环境对其的影响。

  在哈德良的个性中,有图密善留下的教训——他认为皇帝总是孤独的,而且从不相信任何人,必须自己亲眼去看亲耳去听,一直以来,也没有皇帝可以摆脱恐惧,别人随时可能来争夺权力。哈德良将在罗马的住所定在图密善的宫殿也是因为这个迷宫般的大殿走廊布满石头,图密善用其警惕潜在的暗杀行为。皇宫中图密善的紧张心理简直像监狱一样。“在他的宫殿里,图密善自己就能感受到死亡的征兆”。虽然图密善是一个受军队欢迎的皇帝,但他却在自己的宫殿被血腥杀害。这对他的继承者来说是个深刻的教训。哈德良意识到,这是一个政治家经常遇到的阴谋,于是,哈德良的个性就凸显出来。这也是他后来对四位敌对元老采取行动的理由。同样,图密善统治时期的紧张局势也影响了哈德良,给了他经验教训。因此,他亲自巡视帝国境内以便更好地管理帝国。

  图拉真也对哈德良的兴趣爱好产生了深远影响。图拉真对狩猎充满热情也带动了哈德良对狩猎的热情。充满戏剧性和挑战性的狩猎使哈德良无比向往。狩猎是哈德良擅长的运动,也是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检验和锻炼男子汉气概的运动。“野兽只是对手,而马儿却是朋友。身为皇帝,我在托斯卡纳的狩猎,有助于我去判断高级官员们的勇气和才能,在那里,我清除也选拔了不止一个政治家。后来,在比提尼亚、卡帕多西亚,我以大规模的狩猎作为举行庆典的借口,在小亚细亚树林里举行秋季凯旋仪式”。哈德良对新事物充满热情,寻找知识渊博和勇敢的追随者一起去探索。

  哈德良尤其追求自由。“但凡安排得好的生活都有其自由时间,谁要是不知道去寻求,谁就不懂得生活”。他追求自由甚于追求权力,而且之所以追求权力,是因为权力部分地有利于自由。他首先寻求一种简单的度假自由,寻求自由的时间。哈德良被神秘、超自然的事物吸引,研究魔法,信仰深奥的宗教。有人评价哈德良说:他是一个想要探求未知事物的男人。这个骚动不安的皇帝从不满足,在此过程中,听闻了众多奇闻轶事,吸收了渊博的知识,见识了各地的风俗。

  同时,哈德良对希腊文化及事物的喜爱则是他爱好巡行的重要原因。对哈德良影响最早和最持久的是他对希腊文化的热爱,因此他创造了一个新的黄金时代,开启了他具有唯一性和传奇色彩的统治。哈德良是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有着精致艺术品位的男人,是雅典最后一个伟大的公民,是古代文明的爱人。虽然哈德良并非罗马关注希腊文化的首位帝王,但他对希腊文化的推崇和热衷却不输于任何人。哈德良还因对希腊文化的热爱,被称为“小希腊人”。

  哈德良对希腊文化的喜爱,与共和后期希腊文化传入罗马之后对罗马民族社会生活产生的全方位影响密不可分。因此,哈德良对希腊文化的推崇和追求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哈德良九岁丧父,由已婚的图拉真收养,图拉真夫妇几乎扮演了替代父母的角色,图拉真的妻子普罗蒂娜培养了哈德良对希腊文化的兴趣。普罗蒂娜来自于殖民地——尼姆,她只比哈德良年长几岁,他们相处和睦温馨。这时哈德良已经接受了几年的基础教育。87年,他已经到了学习文法的年龄。值得一提的是,普罗蒂娜给哈德良安排的启蒙老师昆体良建议哈德良在学习拉丁语之前先学希腊语。

  实际上,一世纪以来罗马是世界上名副其实的最大的希腊城市。换言之,罗马的希腊定居者比任何希腊城市的人口都要多。在罗马,希腊文化已经被尼禄狂热的希腊主义进一步推广,并且没有随着尼禄的垮台而消退。和大多数罗马人一样,哈德良也认为希腊文化是高贵的象征。在罗马的晚宴上,训练有素的表演者背诵“柏拉图的对话”成为一种时尚。相对拉丁文学,哈德良更喜欢希腊文学。

  从小接受希腊教育且沉迷于希腊文化的哈德良,为了掩盖面部的瑕疵,蓄须成了哈德良的选择,也成了他热爱希腊文化的标志。他将画像刻在硬币上向每一个公民展示。从此改变了自奥古斯都大帝以来所有罗马皇帝胡子都刮得干干净净的传统。蓄须是希腊人的习惯,希腊哲学家尤其喜欢留胡子。罗马征服希腊之后,对于罗马人来说,胡须是那些地位较低的男性才会留的。但哈德良蓄须之后,留胡子变得时髦了,在接下来的160年里,继位的皇帝都蓄须。哈德良看起来比他之前的任何一个皇帝都要让人觉得有新鲜感。

  哈德良继承发展了希腊文化,他说“雅典将成为我的祖国,我的中心,我坚持要取悦希腊人,并坚持让自己尽可能地希腊化”。他巡行于帝国境内,刻苦钻研,想再造一个昔日的希腊——过去希腊是人间的天堂。对希腊文化的喜爱支配着哈德良的行动。哈德良尤其欣赏希腊哲学家。哲学家的言论使他兴奋不已;他发现伟人的智慧之处在于使自己的求知欲付诸行动,于是他巡行于帝国各行省,通过这种方式在巩固统治的同时学习知识,使自己变得与众不同。他希望有一天会成为有自己风格的哲学家皇帝。

  哈德良深受时代和人文环境的影响。他向往自由,是一个近乎感性的人,且缺乏安全感,澳门彩开奖记录于是只好用巡行这种特殊形式去追求过去从没有实现过的快乐。这样的经历亦是他将“巡行”作为帝国管理方式的原因。他热爱希腊文化,其好奇心得不到满足后,由热爱变得痴迷。哈德良马不停蹄的巡行于各个行省之中,他的生活是一个不断的实现希望和现实化的过程,而巡行也是他巩固统治和赢得声誉的重要途径。